无码一区

央廣網

名家誦讀|四季—夏之韻(四)

2017-06-13 15:35:00來源:央廣網
 

  第一部分:古詩

  《浣溪沙·初夏夜飲歸》 明 陳繼儒 朗誦者:蘇揚

  桐樹花香月半明,棹歌歸去蟪蛄鳴。曲曲柳灣茅屋矮,掛魚罾。

  笑指吾廬何處是?一池荷葉小橋橫。燈火紙窗修竹里,讀書聲。

  第二部分:古詩賞析

  李山:《初夏夜飲歸》是說夏天從外邊回來,經過一片梧桐樹的花,朦朧的。“棹歌歸去”就是一邊駕著船一邊唱著歌,這個也是中國古代文學里面寫這個船的時候經常有棹就有歌,這屬于棹歌。“歸去”,就是回家。蟪蛄,蟪蛄是什么?就是北方,俗稱“拉拉蛄”,這個也是夏天的蟲子,一出現蟪蛄了,明顯的夏天特征。“曲曲柳灣茅屋矮,掛魚罾”,因為他是在船上,所以看到的是旁邊的光景,是曲曲折折的有柳樹的這種河岸,有河灣,有矮矮的茅屋,這個光景應該是江南這樣特有的光景。

  “笑指吾廬何處是?”我們走了半天,看到的是夏天的光景,尤其是茅屋矮,他寫的就是鄉間生活,他寫的是一種很平易的、最接近自然的一種東西。我住在哪兒,“一池荷葉小橋橫”,很典雅。遠方有河塘的,有荷葉的,另外還有一個小橋橫著的地方,那就是我的家。“燈火紙窗修竹里”,晚上嘛,看到燈火了嗎,紙窗映著篝火紅紅的。“讀書聲”,這點明了自己的身份。我就寄居在這樣一個世界當中讀書朗朗,耕讀傳家,這在夏天讀這樣的詩,可以讓人心靜、心涼一點,所以它還是蠻有感染力的。

  第三部分:名篇誦讀

  夏感 作者:梁衡 朗誦者:黎江

  充滿整個夏天的是一個緊張、熱烈、急促的旋律。

  好像爐子上的一鍋水在逐漸泛泡、冒氣而終于沸騰一樣,山坡上的芊芊細草長成了一片密密的厚發,林帶上的淡淡綠煙也凝成了一堵黛色長墻。輕飛曼舞的蜂蝶不見了,卻換來煩人的蟬兒,潛在樹葉間一聲聲的長鳴。火紅的太陽烘烤著一片金黃的大地,麥浪翻滾著,撲打著遠處的山,天上的云,撲打著公路上的汽車,像海浪涌著一艘艘的艦船。金色主宰了世界上的一切,熱風浮動著,飄過田野,吹送著已熟透了的麥香。那春天的靈秀之氣經過半年的積蓄,這時已釀成一種磅礴之勢,在田野上滾動,在天地間升騰。夏天到了。

  夏天的色彩是金黃的。按繪畫的觀點,這大約有其中的道理。春之色為冷的綠,如碧波,如嫩竹,貯滿希望之情;秋之色為熱的赤,如夕陽,如紅葉,標志著事物的終極。夏正當春華秋實之間,自然應了這中性的黃色——收獲之已有而希望還未盡,正是一個承前啟后,生命交替的旺季。你看,麥子剛剛割過,田間那挑著七八片綠葉的棉苗,那朝天舉著喇叭筒的高粱、玉米,那在地上匍匐前進的瓜秧,無不迸發出旺盛的活力。這時她們已不是在春風微雨中細滋慢長,而是在暑氣的蒸騰下,蓬蓬勃發,向秋的終點作著最后的沖刺。

  夏天的旋律是緊張的,人們的每一根神經都被繃緊。你看田間那些揮鐮的農民,彎著腰,流著汗,只是想著快割,快割;麥子上場了,又想著快打,快打。他們早起晚睡亦夠苦了,半夜醒來還要聽聽窗紙,可是起了風;看看窗外,天空可是遮上了云。麥子打完了,該松一口氣了,又得趕快去給秋苗追肥、澆水。“田家少閑月,五月人倍忙”,他們的肩上挑著夏秋兩季。

  遺憾的是,歷代文人不知寫了多少春花秋月,卻極少有夏的影子。大概春日融融,秋波澹澹,而夏呢,總是浸在苦澀的汗水里。有閑情逸致的人,自然不喜歡這種緊張的旋律。我卻要大聲地贊美這個春與秋之間的黃金的夏季。

編輯: 王肖軍
關鍵詞: 名家誦讀;夏

名家誦讀|四季—夏之韻(四)

自古以來,很多詩人作家,寫下了不少有關夏天的詩句,歌頌夏天的美好和浪漫。從今天起,中國鄉村之聲推出特別節目《名家誦讀—四季—夏之韻》,我們邀請中央人民廣播電臺著名播音員黎江、蘇揚,以及北京師范大學李山教授,和大家一起賞析與夏天有關的文學經典,感受中國傳統文化的魅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