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廣網北京12月8日消息(記者徐雯、任磊萍、楊守華、劉軍)據中國鄉村之聲報道,農村人居環境整治與億萬農民生產生活息息相關,是體現文明進步的標尺之一。11月26日至12月4日,國務院組織開展農村人居環境整治大檢查,14個檢查組深入北京、天津、河北、山西、江蘇、安徽、福建、江西、山東、河南、湖北、湖南、廣東、海南14省(市),走村訪戶,不打招呼,不走過場,隨機選擇檢查對象,全面檢視農村廁所革命、農村生活污水治理、農村生活垃圾治理情況,推動各地按時保質完成三年整治行動目標任務。

  目前,本次農村人居環境整治大檢查已經告一段落,在各地在檢查中都發現了哪些問題?群眾對農村人居環境的滿意度如何?各地又有哪些創新的做法?

  進村先找排污口,入戶必看化糞池,從廁所改造補了多少錢,到吸污車多久清掏一次……各檢查組在暗訪期間,看得認真,問得仔細。記者跟隨國務院農村人居環境整治第十一檢查組來到河南省信陽市明港鎮大胡村村民老謝的家中查看改廁情況:

  檢查組:你原來的廁所也是在這兒?

  老謝:是,不過原來是露天的,不衛生。

  檢查組:現在用起來方便嗎?

  老謝:也可以。

  檢查組:沒有不方便的?

  老謝:改了以后看著衛生一些,也好看。

  由于沒有接入自來水管道,老謝需要經常提水灌入水箱,一個近10斤的桶,需要裝兩桶才能加滿水箱。

  老謝:一個禮拜要往里頭倒一次水。水用完了,要往里面補充。否則能不沖水。

  北方的冬天氣溫會下降到零下10度甚至零下20多度,新改建的廁所要先經過嚴冬的考驗。這讓新鄭市和莊鎮杜樓村的村民在高興之余,多少有點無奈。

  村民:因為廁所不防凍。存了水會上凍。冬天凍住了就用熱水沖,不沖沒法用。

  把好事辦好,好事辦實,群眾用的滿意不滿意、方便不方便才是衡量的唯一標準,要用心和細心,在落細落小上下功夫,真正把好事辦在群眾心坎上。

  為了讓農村人居環境美得實實在在,檢查組較上“勁”的還不只是廁所,垃圾轉運站、污水處理廠、群眾反映強烈的違法排污企業,都是此次農村人居環境整治大檢查中的重點核查對象。在江蘇省連云港市贛榆區沙河鎮的李曹埠村,有一個持續散發惡臭近兩年的大型垃圾堆。國務院農村人居環境整治第七檢查組聞訊趕赴當地進行了明察暗訪,并在半天內切實解決了問題,解開了村民的心結。

  在江蘇連云港市贛榆區沙河鎮的李曹埠村西南方向,距離村民房屋三百米遠的農田里,六十五歲的村民李大爺正在灌溉自家的冬小麥。在離他有一百多米的河溝里,一個長約30來米,寬約五六米的垃圾堆把一個河溝給填滿了,并且高出了路面有半米。李大爺說,現在是冬天,臭味小了點,要是在夏天,臭味實在是太難聞了。

  記者:垃圾堆在這里多長時間了?

  李大爺:兩年了,天天往這里拉。

  記者:拉過來,有沒有再往外拉走?

  李大爺:不拉走,就使挖掘機朝里翻,蓋起來。

  記者跟隨檢查組準備到村里繼續了解情況時,在垃圾堆旁的道路上遇到了李曹埠村黨總支書記李道祥:

  記者:你們村有多少人口?

  李道祥:3300。

  記者:應該配幾個垃圾箱才能夠用?

  李道祥:要4至5個。

  記者:現在有幾個?

  李道祥:有兩個。

  針對村里反映的垃圾箱配備不夠的問題,檢查組來到了沙河鎮政府反饋情況。沙河鎮黨委書記王維志在看了檢查組拍攝的現場照片后,也表示了震驚:

  王維志:這個比較大的垃圾堆是哪個地方的?

  檢查組:李曹埠村旁邊,離村300米左右。這邊還有水用來灌溉,污染比較嚴重。

  王維志:乖乖,這個體量這么大!不應該的,不應該存在這種情況的。我們工作上還是存在不到位的地方。

  分管城建的沙河鎮副鎮長秦波當即表示,將馬上配齊李曹埠村缺少的垃圾箱并立即處置垃圾堆:

  秦波:工作確實有欠缺,我們會馬上去轉運到鎮垃圾中轉站,然后再統一地轉到區垃圾處理廠處理。

  當天下午,檢查組收到了線索提供人拍攝的視頻,堆放垃圾的河溝里一臺挖掘機正在鏟運垃圾到轉運車上,垃圾堆已經變得很小了。晚上近7點,沙河鎮工作人員反映,垃圾堆已經全部清運完畢。

  檢查中也發現了一些因地制宜推進工作的好做法和經驗,一項項精準措施落地,農民參與建設美麗家鄉的積極性也在提高。在國家生態縣安徽霍山縣,探索實施互聯網+城鄉環衛一體化PPP項目,全面開展農村生活垃圾治理工作,有效改變了農村環境“臟亂差”現狀。

  在位于大別山腹地的安徽省霍山縣大化坪鎮龍井河村,國務院農村人居環境整治大檢查第九檢查組來到村民李義國家實地探訪農村生活垃圾處理情況。李義國說,現在家家戶戶門前都有一個垃圾桶,只要把垃圾放進桶里,每天都會有人負責收走。

  李義國:早上來一次,多的話下午再來,一天沒多少垃圾,比以前好多了,到處干干凈凈的。

  針對過去鄉村環衛管理主體分散、設施配套不足、缺乏長效機制等難題,霍山縣從去年起正式實行互聯網+城鄉環衛一體化PPP項目,引入社會資本方組建專業公司,在當地招募了968名村級保潔員,覆蓋該縣125個行政村、10個社區的生活垃圾清掃保潔和轉運服務。按照“戶分類、組保潔、村收集、鎮運轉、縣處理”的農村垃圾收運模式,實現了城鄉環衛一體化全覆蓋。環衛清運工汪先奉指著一座環保式深埋桶垃圾收集站告訴記者,每天他都要收集各個深埋桶的垃圾送到生物質發電廠去。

  汪先奉:我要循環跑,一天正常的路程在100公里上下,正常的工作量在12噸左右。

  霍山縣還采取“互聯網+”模式,實行環衛全過程“數字化、視頻化”定位監控,嚴格執行統一的環衛作業質量標準,做到山里山外一個樣、城市農村一個樣。

  霍山縣與兒街鎮居民董昌如:現在農村的環境搞得非常好,白色垃圾幾乎看不見了,農民意識也高了,心里很高興。

  農村人居環境整治,為的是改善村民的生活環境,關系到每一位村民的切身利益,檢查中也發現有些地方存在形式主義、一刀切,影響了人居環境整治的進程。中國農業大學教授朱啟臻認為,環境整治要想可持續,要提高村民的積極性,因地制宜,把村民放在主體地位。

  朱啟臻:國務院檢查組的做法可以很好地總結經驗,杜絕形式主義。環境整治是為老百姓辦事,生活方式和生產方式息息相關,只改變生活方式效果不佳。比如旱廁改造,雖然旱廁有很多問題,但農民種地需要有機肥,一律用水沖走不現實,可以從傳統出發加上現代科技保留有機肥,這完全可以做到。推進環境整治,要發揮百姓的積極性。